空姐制服订做
您的位置:首页 » 空姐制服订做 > 正文

《制服》换来了什么?

 
作者: 王定制 时间:2018-02-02  文章来源:空姐制服订做

很小的时候,自己就很渴望穿上一件制服。那是一件的确良质地带四个兜的军绿色上装,那可是象征着我们保家卫国的英雄、那可是我们心目中最可爱的人,是无比光荣的中国人民解放军战士。后来渐渐长得再大些的时候,和平让解放军变得遥远起来,但内心还是渴望穿上一件制服,那是一件的确良质地的同样带四个兜的公安蓝上装,那可是代表着正义的化身,那可是一切犯罪分子的克星,是老百姓心中的安全卫士人民警察。

这样的制服在那些年代也有穿过,尽管没有鲜红的领章、没有带五角星的军帽和警察那无比神气的大盖帽;但内心那幼小的虚荣还是得到了一时的满足。制服究竟带给了那一时期的自己什么?是一种单纯的神气和威严?还是追逐当时流行的心理暗示?自己那时大抵是没有这样的闲心去琢磨的。但制服情结对于我们那个年代的绝大多数人而言,都是或多或少的在心里存在过。而今人过中年,制服除偶尔在梦里出现,便只剩下回忆起阳光灿烂的日子里,那一份清新自然的明晰了。

彝族年期间偶然看了一部影片《夜车》,知道了导演刁亦男这个名字。也许很多观众和我一样,对刁亦男这个人以及他的作品都比较陌生。但如果提起由廖凡和桂纶镁领衔、柏林金熊奖的获奖影片《白日焰火》,或许可以唤起我们的记忆,这部获奖作品就是刁亦男作品。《夜车》的大胆取材和导演的独特视角给予了我很深的映像,让我有了进一步了解刁亦男作品的欲望。于是,我看到了另一部刁亦男执导的影片《制服》。《制服》是刁亦男的首部电影作品,虽拍摄完成早于《夜车》但比起《夜车》更加贴近现实生活中普通人群的生存状态。

王小健的父母亲都是下岗职工,父亲因病长期卧床。小健是一个裁缝在家开了一个铺子,也做些熨烫衣物的活儿。一个偶然的机会,一名交警送了一件警服交给小健熨烫,却一直没有来取件。直到小健根据地址找到这个交警家,从隔壁邻居家得知这位交警已遇车祸身亡。这个意外让小健拥有了一件真正的警服。他因此开始不停地在两个角色之间转换,一个是经常受到小混混打骂、工厂门卫斥责等等委屈而唯唯诺诺、忍气吞声的小裁缝;一个是可以随意在马路上拦车罚款,可以动不动就以命令的口吻说出‘你过来...蹲下...滚...’的执法交警。女主角郑莎莎是一个音像店的营业员,同时也是一个受鸡头操纵的出台小姐。王小健和郑莎莎一前一后,在相互都知道对方的这种双重人面的时候,却并没有彼此戳穿,相反都十分愿意保持这样常态的交往;彼此都开始不自觉地生活在真实与虚幻的交替中。

郑莎莎在宾馆与嫖客一次次推搡,最后无力地倒在床上,也是象征着她的不甘与抗争。但她这样的不甘与抗争在严酷的现实里显得那样柔弱无力。所以她需要王小健的那一份柔情爱意,需要那一身制服的庇护以获取即便是片刻的安宁,于她何尝不是一番多么难得的幸福体味?同为底层小人物的王小健,倍受欺凌辱骂,不仅要挣钱养家糊口还要为生病的父亲筹钱治病。他很年轻但他也是一个男人,他需要被尊重被认可,他同样渴望一份属于他的爱情;这一切在他穿上交警制服时,似乎都一一实现了。对郑莎莎的呵护完全体现出了他作为一个男人的价值。

影片的结尾,王小健通过鸡头的电话约出郑莎莎在宾馆门口见面,他故意装着偶遇很自然地带郑莎莎去江边约会,尔后去买烟时,身着警察制服的他被真正的便衣警察逮个正着。画面在王小健猛蹬自行车狂奔而逃,惊恐失措的面部表情与天色渐渐暗下仍在江边等候的郑莎莎,那无可奈何的埋头等待不断交替,直到整个画面陷入完全的黑暗中结束。

制服在《制服》里,就是一种制度、一种权力,是一道阶层的分水岭。王小健是个卑微的小人物,但他穿上制服后却又是衍化出一种变本加厉的释放。他的意识已经凌驾于制服之上,并通过制服去得以实施,去对被伤害呐喊去对仇视报复,这难道不是我们这个社会里,人的一种病态生存写照?而制服穿在这样的人身上,制度被权力随意掌控和左右,这本身就是可怕的。就如同即使在阳光普照下,瘟疫依然和阴霾一起滋生,最终会霍乱我们和我们的世界。

复制本文地址:http://www.wxrsjz.com/vdca/43.html

上海制服定做

备案号: 蜀ICP备16011342号-1

全国服务热线:400-657-1316

网站地图